当前位置:首页 > 摩臣2社保文章列表 > 查看文章
从狂欢、裂变到虚妄,摩臣2社保信息的今天
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5日 点击次数:806
YY聚焦游戏语音,以自己的方式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,热火朝天。

没有人想到真正让YY完成江湖地位跃迁的那件器物,在另一面不相干的土壤里慢慢成长。


这一次20岁出头的李天佑又失业了。
在这之前这位高职辍学生已经尝试过街舞表演、卖车、网吧收银员等好几份工作。

最后一次,他向国营药厂退休的爸妈借了钱,在学校边摆了个炸串摊。但是最终还是结束了这百无聊赖的生意。

算下来,迄今为止李天佑最“成功”的职业是当学生那会,帮打群架凑人数,在旁边站一次,一百块。

那天这个瘦削的男孩站在便利店门口,犹豫着要不要用口袋里仅有的钱,买包最便宜的烟。一个富二代走出便利店钻进宝马车,引擎轰鸣,扬长而去。李天佑望着宝马的背影,轻蔑地吐了口痰。

突然,他听到便利店里正在大声放的“音乐”。伴着背景音乐,一个男人像士兵喊口号一嘶声力竭的吼叫,东北腔加上发动机般的节奏,仿佛来自底层的呐喊。他瞬间痴迷上了这种叫做喊麦的表演。

回家后,刚失恋的李天佑写了一首自己的喊麦作品,《女人们你们听好了》。作品的里女人拜金,懒惰,贪婪,嫌贫爱富,跟着富二代吃药打胎;而男人艰苦奋斗,深情不移。结尾还有一个很高能的呼吁:女人请守住你的忠诚,因为忠诚,你们会更美丽。

他首次在MC天佑YY直播间里表演《女人们你们听好了》,一夜吸粉40万。慢慢地,MC天佑掌握了喊麦的精髓,那就是“为你痴,为你狂,为你我TM耍流氓”。

周润发在《英雄本色》里说过,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,就是神。中学打架,四处打工,生计堪忧的青年,原本在中国遍地都是。


同一时间,在距离东北2000公里的重庆。
一个叫陈一发的女孩,已经在建筑设计院当了三年工程师。

江湖是有命名规则的,如同金融狗甭管职务大小出来都互相称呼“X总”一样,身为工程师的陈一发被同事、客户们唤作“陈工。”



单位的出差费用苛刻,对于打车报销有明确的限制。好几次陈一发去偏远项目现场,都要挤公交。

这一天,先后赶上飞机晚点、公交车售票员指错路、GPS导航效果差,陈工无助地在38度的高温下,穿着高跟鞋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。

陈工也是一个没什么朋友的人,连发三条微博来发泄自己的濒临崩溃的情绪。
这个又愤怒又可怜的瘦小女孩,在三条微博里一共用17个“草泥马”。尽管如此,微博底下也没有声音安慰她。

这样的女孩你我在现实中遇到过很多,在类似委屈无助的时刻,没有恋人、朋友可以依靠。用脏话在微博宣泄自己的情绪,按灭屏幕回到生活的藩篱依旧孤立无援。

擦擦眼泪,继续走吧。

几天后在,陈一发看到斗鱼平台上的女主播打游戏,跟同事吐槽,"还没我打得好"。同事呛她,"有本事你去啊"。

陈一发儿在2014年9月开始了自己在斗鱼的直播,成了和斗鱼共同成长的第一代主播。她在直播间里展示自己玩英雄联盟、魔兽世界,偶尔还有自己加班画图的日常,渐渐积累起十几万粉丝。

在67373直播间里,陈一发这样介绍自己:陈一发的陈,来一发的一发。那会陈一发儿还会带着粉丝去冯提莫的直播间查房,两位后来的斗鱼一姐还没有红到万人追捧的地步,长相平凡,直播环境简陋。


尽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在斗鱼称霸的还是“斗鱼三骚”、“斗鱼四婊”。但是陈一发儿已经让大家记住了她的老司机、冷幽默、唱歌好。破晓时分,"德云社陈一发儿"就会杀出重围。

辞了工作搬到在上海,陈一发每周坚持至少播四天。下午2点起床,适量运动,吃一天唯一的一顿饭,看新闻选题,挑选晚上要唱的歌,化妆选衣服。开播前压力大到无法承受时,一个人哭一会。

深夜时分,陈一发儿互动中回答粉丝们的问题。" 21 岁是处男会很丢人吗?","在家打飞机没关门,被妈妈撞见没脸见人怎么办?"情感和边界拿捏得恰到好处,大家开始叫她发姐、发妈。斗鱼一姐,江湖成名,日进斗金。

有一次她去云南旅行,吃饭时开了直播,水友看到餐厅名称,打餐厅电话表白,"我已经帮你把单付了,我很喜欢你,发发"。

陌陌积累的社群资源和YY积累的游戏宅男资源,终于,找到了最好的变现出口。

直播一度占到了营收和利润的70%,甚至80%以上。伴随着一张张漂亮的财务报表,纳斯达克的陌陌(MOMO)和欢聚时代(YY)的市值站上了一个又一个高峰。

紧随其后的斗鱼、虎牙、映客在一轮轮高企的估值盛宴里,接受资本的狂欢。李学凌、唐岩们的身家在几十亿和几百亿之间徘徊。

另一面,那个曾经连烟都抽不起的锦州小伙,如今场场直播都有20万以上的收视率,每天收到的打赏就高达万余元。其中不乏每个月挣3000,还要拿出2000块打赏他的“天佑军”。

MC天佑在直播间对于富二代的仇视、对于高房价的控诉暗合了一群青年压抑心头、又无法名状的愤懑。

他翻唱的MC高迪的《一人我饮酒醉》更是成了爆款。接触过了人只有两个反应,要么高声欢呼,要么竭力鄙夷。

在商业合作上,坐拥千万粉丝的MC天佑发一条微博的费用是10万,代言费也来到了300万/月的水平。税后年收入8000万,是一线明星的收入。



在奥迪TT、迈凯伦、牧马人后,MC天佑又晒出了自己新买的法拉利。

尽管如此,相信很多看到这篇文章的人,还是没有听过MC天佑,感觉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。

没错,是有两个世界。李天佑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少数的几次交集是这样的。同上某节目,杨幂叫他“喊麦哥”,MC天佑觉得杨幂对自己不尊重,怼杨幂。金星在自己的节目里直言,喊麦不算音乐,只不过是把快板去掉,加一个背景音乐,天佑觉得金星对喊麦不尊重,怼金星。

最有意思的一次,MC天佑的徒弟南希上《中国有嘻哈》,海选就被吴亦凡淘汰,MC天佑在直播里说要给吴亦凡一巴掌,还称hip-hop是崇洋媚外,喊麦是中国国粹。

可能真的有两个中国,一个在物质和繁荣里飞速狂奔,一个在愤怒和失意里不断沉沦。


年初,李天佑遭到了跨平台、跨频道的彻底封杀
他在自己的直播中,分享了吸食冰毒的过程。其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艺“XX你真乖,吸完想做爱;XX你真妙,烦恼全抛掉”当局终于不再容忍。


几个月后的2018年7月后,陈一发也被封杀了
有人翻出了它2016年,也就是两年前,在直播中用南京大屠杀、靖国神社等民族惨痛记忆开玩笑。有人整理了她两年前在微博嘲笑老红军等不当言论。连共青团中央的微博都转发了。

面对监管的震怒,斗鱼权衡利弊,做出彻底封杀陈一发的决定。

陈一发一直有努力向所谓的主流娱乐圈靠近。2016 年发行单曲《童话镇》,播放量冲上了网易云音乐" 2016 年 TOP 100 音乐总榜单"的第一名。榜单第二名是老薛的《演员》,第三名是周杰伦的《告白气球》。

在朝生暮死的直播圈,陈一发一红就是4年。

有时想想,凭什么同台不同命,也许就差一点点吧,就差一点点。

网络的世界,用户是健忘的。在这个“从来只有新人笑”的走肾时代,这辆载满焦虑和虚幻的列车,要马不停蹄地驶向下一站了。

映客上市前夕,奉佑生在路演中说,湖南属于山区,很多人从小都是在深山里出生、泥巴里打滚长大,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,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。

奉佑生就是湖南人,他认为越宅的人越孤独的人越有可能成为社交之王。微信张小龙是湖南人。陌陌唐岩也是湖南人。

2016年末2017年初是MC天佑和陈一发儿们的巅峰,也是整个行业的高潮。

在不久之前,资本急切,甚至是焦虑地布局直播行业。雷军对于李学凌是一贯的支持,除了YY自然也投资了欢聚时代孵化的虎牙。阿里在做出淘宝直播之外,还投资陌陌,发展优酷旗下的来疯直播。

王思聪投资1亿创立熊猫,而腾讯分别大手笔投资虎牙、斗鱼、龙珠TV,搭建了企鹅直播,看架势是要买下整条赛道。

但仅仅只过了一年, “直播已死”的声音就开始甚嚣尘上。

根据Questmobile数据,在经历2年内 3倍成长后,直播平台整体用户时长在2017年即出现下降。由2016年峰值的203分钟,下降至182分钟。


更严峻的是,流量存量时代,短视频的兴起,严重入侵了属于社交的城邦和属于直播的一亩三分地。一个是兵临城下,一个是合而围之。兵事之险象,大抵如此。


就在MC天佑和陈一发儿们凉凉的同一时间,快手Giao哥、抖音Gucci接过旌旗引领双击666。

看到没,这就是互联网。两年前还是风口,一年前还是暴富神话,今年就是大逃亡。底层的叫嚣,平民的逆袭,时代的寂寥和资本的狂欢,加在一起,就是整个中国。



本来大佬们的判断、摩根士丹利的预测,今年会是直播行业爆发的时候。

的确如此,在目前这种情况下,不加班甚至失业会大大增加,从而会导致普通人享有比以往更多的空暇时间。世俗上的失意要靠消费给安慰,越郁闷越要有人陪,越失落越要花钱买开心。

美国大萧条时期,一家人排队领完完救济粮,立刻排队买电影票是常见的情形。

正是在1929年大萧条时期,美国电影业巨资打造《金刚》,举办了第一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,同时梅兰芳1930年的美国巡演《汾河湾》,一票难求。

日本动作爱情片在亚洲金融危机、次贷危机时候销量的逆势增长,也可以了解一下。

行为经济学中有著名的口红效应,在经济不景气时,像口红一样能用相对廉价的成本带来欢愉的产品销量会飙升。这是另一个角度的“江山不幸诗家幸”。

直播,应该是那支最合适的口红。直播比明星好。如果说两者一定有所区别的话,明星更侧重塑造潮流,主播更强调陪伴互动。后者更契合这个时代的伤口和饥渴。

文字→图片→视频:这个人类获取信息演进方式没有改变,还会继续滚滚向前。

而如今打开直播,似乎还是只有打游戏、唱歌、喊麦这三个套餐。对比电视行业多年来形成的纵深和广度,直播的内容确实过于简陋,提供的选项过于逼仄。

文艺点地说,是技术跑得太快了,灵魂没有跟上。

粗略地说,当下中国暂时不缺码农,这类把好的想法编写出来的技术力量一点都不缺。缺的是好的创意好的作品。


同样,没有好内容的循环创新,直播的今天就是短视频的明天。

国内可以做到短时高量级的增长,但内涵会一点点暴露,更会转移。 直播的时代也许再也不回来了,也许明天就回来。